(這篇真的改很大)
PS 因為看不懂日文一切都是憑感覺XD
   以下內容含18禁嚴重BL情節~請不喜者自行繞路啦~

難得我心血來潮想貼攻略圖
結果它居然掛了...

所以各位請移駕到介紹篇裡找攻略連結噢=ˇ=

 

【御堂孝典x佐伯克哉】


 呣...
我原本是不太喜歡這一對的
不過再重新完整的Run過一次之後
發現這一對的"愛情"發生的比較合理
(↑但是我最愛的依然是克御線XD)
所以名正言順的佔據了我的最愛中的第二名~~~

本篇裡最先跑完的就是御堂線
而御堂的2條路線也是整個遊戲中、劇情最"激烈"的一對......
無論攻受,皆是惡戲、綑綁、道具滿天飛......(大默)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我不SM人,人必SM我"嗎?.......(炸)
也因為是主線劇情之一
不管是劇情量還是結局量都多的嚇人

御堂這個角色實在很有趣
身為年紀輕輕就坐上高位的精英份子
卻擁有著相當嚴重的ツンデレ特質XD
(↑這個詞的意思不好翻 有興趣的人可以到這裡看看)
(簡單一點說就是指"傲嬌"的意思)


Start→第三週開始

克哉因為對這副奇怪的眼鏡有莫名的壓力和畏懼
因此決定暫時先不戴眼鏡
當天在工作的會議上被御堂嚴厲的批判
讓克哉很是沮喪
之後回到公司
本多安慰克哉要他別在意
只要8課全員同心協力絕對可以做好工作

工作是順利進行了
第三週的假日,克哉在MGN的大樓前碰到了御堂。
御堂意外的對克哉提出邀請
──一起去參加他與大學朋友的飲酒聚會
本來以為只是居酒屋一類的店,沒想到卻是高級酒吧...
克哉不禁因為自己的穿著感到不安
聚會中克哉聽著御堂與3位朋友間的對話,感到有些不對勁
這種感覺一直持續到當酒侍拿出酒要給御堂品嚐的時候
──御堂故意對其他人說今天將由克哉來品酒
這樣的發展讓克哉終於明白心頭的不安是為何而來
克哉並不熟悉葡萄酒,更別提要他"品酒"了
御堂這麼做就是故意要讓他出醜
雖然很在意眾人的態度,
但自己對葡萄酒不熟悉是事實,
因此克哉笑了笑,對眾人說難得御堂先生邀他
趁著這個機會他也想多了解一些酒的知識

聽到克哉的話,4人陷入了沉默
一直在一旁的酒侍適時的開口為克哉做葡萄酒的簡介
打破尷尬的氣氛
而其他3人與克哉間的氣氛也逐漸和緩起來
但是御堂仍然是一片冷然

之後在某次會議中
御堂突然提出要將目標達成的時限變更成2個月
克哉認為是那天自己造成御堂的不快
因此御堂才想藉著擊潰8課給予自己報復
所以在會議結束後
克哉一個人跑去找御堂,希望他能將時限改回原本的3個月
(沒戴眼鏡)

御堂說 如果克哉願意"接待"他,他會考慮克哉的請求
──說的好聽叫做"接待",直白一點的說法就是"侍奉"......
克哉躊躇了半响還是答應了
當天晚上2人到了旅館......



「要興奮是你的事,不要忘了你的目的。你是為了什麼,才來侍奉我的?」

「......為了這種可憐的理由做出"犧牲"....」

御堂嘲諷的在"犧牲"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太可笑了。」


(↑以上也是妄想居多XD)

過程中御堂不斷用著貶低的話語刺激克哉
(言業攻啊言業攻XDD)
(小御美人跟眼鏡帝王還挺合拍的不是?=ˇ=++)
感到屈辱的克哉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本來以為這就結束的克哉在御堂輕描淡寫的提出下一次"接待"的時間時相當惶恐


「不是吧?難道你以為我這樣就滿足了嗎?」

看著克哉驚惶失措的表情
御堂滿意的大笑著揚長而去
(部長你最後的笑聲真是變態的經典啊......=  =+)
(不管我聽了幾次都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打冷顫...)


隨後克哉帶著滿腹混亂的思緒離開了旅館,卻在路上遇到了本多
本多發現克哉的心不在焉,於是將克哉拉到公園去,並質問他是否與御堂發生了什麼事?

「你說目標值會恢復原狀,是不是謊言呢?」

克哉在聽到本多的質問時先是一驚──不會是"接待"的事被發現了吧?
但本多接下來的問題讓克哉暫時放下心了
於是他告訴本多,說自己只是有點累了而已
面對這樣的克哉,本多只能嘆氣,

「你意外的也有頑固的地方呢。」



克哉因為與御堂約定的事以致於一整個星期都睡不好
雖然萬分困擾
但有求於人的克哉只能選擇赴約
正準備赴約的同時看到了那副詭異的眼鏡
克哉猶豫著想到──是否戴上眼鏡就能改變一切?
這種想法實在是很荒謬(但答案是肯定的啊...)
所以最後克哉放棄了這個念頭

*************************************************************************************************************
◎如果先讓克哉被壓一次後,再戴眼鏡反攻御堂,眼鏡克哉的台詞會有些不同:

 「你到底想幹什麼!?」

 
「哼哼哼...放棄抵抗了嗎?我還以為你會更有力氣一些的...」

 「啊,你做什麼!?」

 
「什麼做什麼,不是說過了這是"接待"嗎?」

 「啊啊...快住手!別碰我!!」

 
「嘖嘖...你看看,這不是很好嗎?...」

 「(指攝像機)電池的電力相當充足呢~」

 「你、你不會是......」

 
「啊,設定好了呢。」  克哉押下攝像機的錄影鍵。

 
「不要!快住手!!」

 「你的人生一向是一帆風順的,從來沒有被人家這麼對待過吧?」

 「當然,也從沒想過會有這一天吧?」

 「你總是用輕視的目光看待其他人。」

 「你在說什麼......」

 「既然你一度將別人踏在腳下,就該做好會被反撲的心理準備。」

 「所謂人類的上和下,不是只依社會地位和權力的高低來做區別。」

 「還有更絕對的上下關係......」

 「被支配的一方是支配者的所有物。」

 
「什麼?......」

 「現在開始我要顛覆你原有的價值觀,教導你這種絕對上下關係的觀念。」

 「......單方面地。」

 
「嗯啊...」

 「快停下來!!你做這樣的事難道以為可以輕鬆脫身嗎?!」


 リストラなんかじゃすまされないぞっ!!」  

   (↑對不起這句我真的完全沒有頭緒...T口T)

 「所以我才讓攝像機開著啊...」

 「被男人侵犯這種事......難道總是自視甚高、潔身自好的你能說的出口嗎?」

 「如果結束之後你還能說出相同的話,說不定我會稍微尊敬你一點喔?」

 看的出來眼鏡克哉很生氣普通克哉被強制口交......

*************************************************************************************************************


兩人第二次的H主題是捆綁  囧  另外附贈眼罩一個......



我們美麗又變態的部長大人相當興致高昂的用冰塊玩弄克哉
後來還變本加厲的把冰塊塞進克哉的後庭去......(大默)
(克哉你多保重......)





又因為強迫克哉"懇願"不果
潤滑劑跳蛋都用上了
如果連選兩次拒絕說出口的話
就會出現經典的"變態"發言(噗)

被拒絕的部長大人於是很不爽的威脅克哉說
那你就維持這種狀態(半裸被綁在椅子上)等著服務人員來解救你吧!
聽到這話的克哉別無選擇
遂順了御堂的意、說出"お願いしもす...。御堂さ...あ...。いかせてっ...下さい..."這種糟糕話...

御堂你真的很變態耶!!!(大指)


星期一的早晨
比平常都早起的克哉看著鏡中自己疲憊的臉孔
想起御堂所做的事......
──到底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呢?
──到他厭煩為止?
──還是到商品的販賣期間結束為止?
──難不成到那之後也......?
克哉不敢再繼續猜測下去
無論如何現在自己只能忍耐
如果拒絕御堂的要求  也許他又會用其他理由來為難8課...
這樣以前所做的委屈求全也都將白費
克哉不自覺的將手伸向眼鏡
在觸碰到眼鏡的剎那
腦中突然閃過一幕鮮明的影像
這副眼鏡實在是太奇怪了!
克哉連忙將眼鏡又放回了台上


MGN的會議結束後,
御堂叫住克哉並預約了下次接待的行程
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克哉如此問
御堂則冷酷的回應說直到他滿足為止

 「要怎麼做你才會滿足呢?」

 「你說呢?」

 御堂撫上克哉的臉頰。「稍微用腦袋思考看看如何?」


雖然2人在私交方面如此不堪
但在工作上的關係卻因為互動的增加而不若以前冰冷
在某次的企劃會議中
原本簡報的進行是由御堂一個人負責
克哉卻向御堂提出希望能交給自己來報告

雖然對御堂尖銳的視線感到有些不自在
但克哉還是堅持想完成身為キクチ的代表的責任
本來擔心自己的話會刺激到御堂
不過御堂只提醒他一句──"不准讓我丟臉"  就同意了

順利完成簡報
卻在MGN的社員提出問題時遇到了麻煩
──因為該問題的主要原因是由於8課的人員不足與商品本身準備期間的不足
雖然明白問題的癥結
但身為一個普通社員的自己如何能在這種場合說出口呢?
此時御堂突然挺身為克哉解圍
克哉對御堂伸出援手的舉動相當驚訝
在會議後本來想向他道謝
卻因為御堂與專務相談甚歡而沒有機會


回家的路上克哉又一次的遇見了Mr.R
並且選擇將眼鏡歸還
克哉認為雖然人生的勝利很重要
但如果因此而帶給別人痛苦、或是將他人當成墊腳石就是本末倒置了
雖然Mr. R拿回了眼鏡
但克哉回家後卻發現不該存在的眼鏡出現在自己房間內(<囧>)

這副眼鏡太詭異了
(應該說  太可怕了...=口=)



第三次的H可以說是發生實質的關係之始
依然是以道具作為開始......
......我說御堂你到底是從哪弄來這些東西的OTZ...
難不成是用郵購買的嗎?(爆)
(或著說是網購?)
道具的使用量未免也太多了一點吧......=  =+

御堂這次可是從頭到尾好好的做了一遍
一整套連潤滑擴張都有噢! (炸)
這之中有個不得不提的道具--エネマグラ...
這東西我研究了很久都沒搞懂它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直到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別人的解釋才明白...
御堂你會不會太專業了一點 (狂笑)  
居然連這種東西都拿的出來......b( ̄▽ ̄)d
果然是平常就有在"做功課"吼~
(噗)



御堂手上的那個東西其實就是男性用的前列腺按摩器
長得就像左邊那張圖一樣
據說深受各界歡迎 (大笑)
不管是同男還是異男  為了追求快感  很多人都有嚐試過 (咦!?)
pchome上有詳細的介紹→


咳咳...離題了

這時候雙手被反綁、倒在床上的克哉  用不甘、反抗的眼神瞪視著御堂
他的態度惹毛了咱們的部長大人
御堂於是把克哉的某處束縛起來
在用潤滑劑把人弄得黏黏糊糊以後又用上了エネマグラ...

克哉不斷哀喊著他討厭這樣

「你還不明白自己的立場嗎?」御堂說。「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屈服在強烈的快感下的克哉忍不住哀求造成自己如此的元兇御堂
更敏感的察覺到御堂望向自己的視線中未帶有任何嘲諷之意
而是一種,充滿著熱切和情慾的神情
在聽到克哉的懇求之後...



被情慾湮沒的克哉在朦朧恍惚間對御堂說出了"很舒服"這樣的話
只不過他自己尚未意識到
最後克哉暈了過去,墜入黑甜夢境

隔天早上醒來的克哉
不意外的發現房間裡只剩自己一個人
值得注意的是克哉身上的吻痕
克哉後來不是暈了嗎......御堂你居然還能種下那麼多"草莓" XD
到底是有多飢渴啊......

本以為御堂是像前兩次一樣先行離開了
但沒想到御堂突然推門而入  並催促著克哉去洗漱
克哉很驚訝他的去而復返、但更多的是疑惑
──為何對方要堅持這種行為呢?甚至還真的抱了自己......

御堂望著克哉的背影
軽哼了一聲  居然臉紅了XD

等到克哉盥洗完畢出來,御堂叮嚀了他一句要他別遲到後便離開了
此時克哉發現桌上放著御堂叫的客房服務的早餐──很明顯是替他留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克哉於是在疑惑的心情下用完早餐

御堂你果然是ツンデレ的楷模啊!!! (大笑)



因為一直為眼鏡的事感到困擾
有一天克哉鼓起勇氣找了御堂商量
御堂認為那是不過是克哉的自我暗示罷了
哪可能有這麼奇特的功效
但克哉卻認為自己原本庸庸碌碌的自己不可能因為自我暗示就讓能力上升...
聽到克哉想法的御堂憤怒的打斷他的話

「從剛剛開始你說的是什麼話!?」

「.....什麼事都辦不到?! 沒自信的膽小鬼.....」

「真是那樣的話你可能留下到目前為止的成績嗎?」



在兩人的對談之中,克哉才發現原來御堂早就認可自己的能力
當初御堂會同意讓克哉代為報告是因為
一般企業及店鋪對克哉的評價甚高
而事實證明在先前會議裡克哉的報告做得相當完美

「難道你害怕承認自己的能力嗎?」

「因為有能力的人在獲得高地位的同時,也要負起更多的責任。」

「而且這種事去跟你重要的夥伴討論就好,怎麼會來找我?!」

「你是在向我尋求什麼嗎?」


是啊,自己到底為什麼想找御堂商量呢?
克哉的心動搖了起來卻無法回答

「你的能力是我承認的。我不允許你找藉口推託逃避。」

聽到這話的克哉很驚訝
沒想到御堂是這樣看自己的
而當御堂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的話是什麼的時候
不禁紅著臉而且生氣地離開了會議室 (←落荒而逃XD)

ツンデレ萬歲啊XDDD

知道御堂認可了自己這件事讓克哉相當開心


某天克哉到了公司,發現8課內的氣氛不太對勁
原來是因為有兩間大店舖的訂單與商品量完全出問題,連MGN那邊也是一團亂
這個失誤所造成的經費損失相當大
目前不清楚問題到底是出在擔當的克哉、還是負責發送的MGN工廠
但專務卻不由分說的要8課負起責任
御堂阻止了本來要將文件交給專務過目的克哉的舉動
並一力承擔下這件麻煩事




這之後其實還有一次H 
(你們還真是精力旺盛XD)(毆)
某天克哉到MGN向御堂報告工作的進度
御堂聊到如果保持現狀下去,說不定只要2個月就能達到目標值
這樣一來克哉的委曲求全根本是白費了
御堂又說道:但是約定並非無效,你還是只能像以前一樣的侍奉我,別以為能逃走。
克哉的反應很微妙,讓御堂忍不住質問他不後悔嗎?

兩人持續沉默
最後御堂將話題帶回工作上
並要克哉用電話連絡8課有關於這次生產線的事

趁著克哉打電話時,
御堂一時興起開始對克哉上下其手→一整個就是辦公室性騷擾XD
還把跳蛋放進克哉的後面...

......御堂你那個跳蛋是哪來的? <囧>
居然連那種東西都帶去公司......
( 難道不怕被別人發現嗎?...)

你真的很愛用道具耶!




(↑經典的電話事件......)
(這一招大家都愛用XD)
(順帶一提,電話另一端的人是"體貼"的片桐課長...)
(不過在這裡的"體貼"對克哉而言明顯就是煎熬......)
(一直不掛電話還不斷追問克哉"你沒事吧?"XD)


克哉在沒發射的狀態下,被性急的御堂帶回家
一進到玄關,御堂就把克哉壓在牆上繼續未完的後半段情事



玄關這段H是遊戲中我最喜歡的場景之一
CG漂亮不說,克哉跟御堂的表情更棒XD
嘖嘖嘖,看那腰身曲線...那麼性感、那麼誘人...
鼻血啊 >///////////<
而且更重要的是,

半裸比全裸更有致命的吸引力啊!!!(羞)

再加上御堂表現的就像是自己也忍耐不了
雖然嘴上的言詞依舊犀利
但顯然他相當的急躁

平常那麼冷靜自持的人一遇到克哉就昏了頭
再從御堂結束後仍長吻克哉不放這點來看
就可以看出他對克哉的感情絕對不單純XD




之後2人仍持續著這樣的關係
即使是連當初那個誇張的營業額已經可以達成的現在
2人依然冒著風險維持著這種類似偷情的行為
尤其是御堂,如果被發現了,他的傷害一定遠大於克哉

克哉不懂
不懂為何自己狠不下心來切斷這種聯繫
不懂為何對方明明因為工作繁重而疲憊、卻還是堅持這種行為
望著御堂平靜的睡顏
一想到剩下一個月,兩人間的這種關係就沒有繼續下去的藉口,心頭就是一陣騷動
這令自己五味陳雜的心情是什麼呢?......
悄悄的在對方的唇上烙下一吻,卻更顯悲哀......



後來因為商品生產的問題
御堂跟上司槓上
每天都為了確保生產線而忙的黑天暗地

一連10天完全沒有見面
克哉忍不住到了御堂家等他
即使淋著大雨,依然堅持等待
他不懂自己為何這麼強烈的想見對方
不過幾天沒見,卻感到寂寞...
會這麼想果然很奇怪吧?

克哉抱持著混亂不安的情緒就要崩潰,御堂出現了
他把克哉帶回自己家中,將身體冰冷的克哉推入浴室內,企圖用熱水讓克哉的身體暖和起來



(以下灰色代表御堂黑色代表克哉)

「你怎麼會在這裡?從什麼時候開始等的?為什麼?」

「我是來見你的。」

「見我?」

「......難道是聽誰說了關於公司的事嗎?」

「如果是那個的話,那跟你......」

「跟工作沒有關係。我,是來見你的」
       
「我,想見你。」

「......」

御堂不解,「......這是怎麼回事?你在企求什麼?......」


「什麼都.....我什麼企圖都沒有。我只是...因為我想這麼做。」
      
「御堂先生,我...想見你」


「所以...為什麼?......」

克哉悲哀於自己連見他一面也需要藉口,
這不是明白表示著兩人的關係是如此的淺薄可悲嗎?

「為什麼?......那是我要問的。」
      
「御堂先生才是,為什麼要持續那種行為呢?」
      
「對你而言,抱我能有什麼好處嗎?」
      
「蓄意的嗎?就這麼憎恨我嗎?」
      
「恨到犧牲工作、睡眠的時間,都還想做那種事的程度嗎?」

「......」

御堂沉默。
克哉以為自己說中了對方的心思而感到傷心。

「我...喜歡你...」

「...怎麼會?......」

「是真的......。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產生這種心情...」
      
「當我注意到時,腦海裡已經總是充斥著你的身影。被你做的事、被你說的話...」
      
「雖然曾經發生了許多不愉快,但回憶並不完全是討厭的...因此...」


「不可思議...」

「我也這麼認為...」

克哉對此時還笑的出來的自己感到奇怪。
居然喜歡上御堂了。
真是荒謬。
而且還是在見不到御堂後,才了解到心頭這種脹脹的感受是什麼。
克哉深吸一口氣,努力壓下激動的情緒。

「御堂先生,你...對我是怎麼想的?」

「咦...」

「如果你不是因為喜歡我的話,請你不要再抱我。」
      
「現在這樣對我來說太痛苦了...」


「.......」

御堂沉默了許久,終於開口。

「你讓我很焦躁...」
      
「我無法理解你。總是莫名的、感到生氣。」


克哉心下一痛,御堂果然討厭自己。
他逃避似的撇過頭,不想再聽下去。
但御堂伸出手,強迫克哉面對自己。

「就是這個表情...」
      
「你總是低下頭去,不看著我。」
      
「我想撕毀你那裝模作樣的面具,想讓你泣鳴、跪求我的寬恕。」
      
「...我是這麼想的。」

雖然被痛苦壓的幾乎喘不過氣,但這是御堂的真心話啊...
克哉很艱難很艱難的扯出一抹笑。
聲音顫抖著、還帶上了隱隱約約的泣音。

「所以,你才抱我的嗎?」

「我以為讓你道歉的話就能讓我心情舒暢。」

「幫助你而讓你依賴的話,也許那樣我就會滿足。」
      
「但是沒有用,這種心情...到底......?」
      
「對我而言,你代表著什麼意義......?」


「我也...不明白......」

「你讓我混亂。」
      
「讓我焦躁、追趕著我。」
      
「為什麼不逃?為什麼不拒絕?」
      
「而且,現在居然還說喜歡我?」
      
「我不懂你在想什麼。」


「我也...不明白......」

再度說出了相同的話,只是聲音中悲鳴的色彩更加明顯。
      
「為什麼、為什麼會對像你這樣的人,有這種想法?」
      
「你對我做的,明明就只有殘酷的事而已。」
      
「但我卻...」
      
「...一想到你的事,就感到痛苦。」
      
「我不想為這種心情命名、不想將這份思念傳達給你。」
      
「可是,已經不行了...我沒辦法再忍耐了。」
      
「如果你不是抱持著和我相同的心情...」

「現在,請在這裡捨棄我吧...!」
      
「我只是,想要一個回答...」


克哉拼命壓抑自己的心情,繼續說。

「如果是洩憤的話,已經夠了吧?」
      
「我已經愛上你了,是我輸了。你支配了我。」
      
「你還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呢......?」

已經是最後了,克哉決定將這段孽緣做個了結。
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讓自己實在是太痛苦了,他不想再繼續忍耐下去。

「......御堂先生,請回答我...」

御堂無言的熱水關掉,拉住克哉的手腕向外走。

「做什麼?...」

「來。」

「御堂先生?!」
      
「你做什麼?!御堂先生,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嗎?!」
     
「啊! 請、請住手!!!」


御堂粗魯的將克哉拉進臥房。
無視於克哉的掙扎,自顧自的將克哉丟到床上。
然後壓住他的雙手,並把克哉的下身衣服脫掉。

「放開我! 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
      
「這種事...我已經...討厭了。」


「是你說的。」

「什麼......」

「你說過的。如果不喜歡你的話,就別抱你。」

「......御堂先生...?」



御堂在克哉完全沒準備下,抱了克哉。

這就是御堂的回答。

呼喚著平時不曾叫出口的、克哉的名字。
克哉告訴對方他的感覺,主動吻上了御堂的唇。
耳鬢廝磨,兩人終於確定了彼此的感情。





御堂紅著臉交給克哉他房間的card key (←終極道具?!XDD)
又害羞的對出席會議的8課成員說出由衷的稱讚與感謝的話

晚上,克哉在公園裡再度見到Mr.R
因為已經成功找到了自己的自信和需要的東西
但那些東西裡並不包含那副眼鏡
因此他將眼鏡還給了Mr.R


克哉後來成為御堂的部下
離開前本多非常的擔心克哉,叨叨絮絮的講了一堆話,
結果被一旁的片桐課長說兩人好像要嫁出去的女兒擔心的爸爸一樣
(噗哧XD)
(其實是不甘心克哉被別人搶走啦XD)(←被巴)
本多對克哉說他變了呢
克哉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畏畏縮縮的他,現在的他是充滿自信的

隨後克哉對來接他的御堂提到這件事
結果連御堂都害羞起來
車內飄蕩著甜死人的旖旎氣氛

「御堂先生......你、你對我...是怎麼想的呢?」

「......你還不了解嗎?」





「......愛している......」



Good End達成~~~
(Ending20)

天啊對話真的是甜到不行(毆)
你們這對笨蛋情侶不能收斂一點嗎?
閃到我都快瞎掉了(踹)
真的很閃,結局一整個走甜蜜蜜路線...

劇情雖然老套
但因為有相當大比例的劇情是著重在職場,
不難明白御堂會被克哉吸引的原因
──撇開床上的原因(XD)不提
最主要還是因為克哉在工作上認真的樣子讓御堂陷落的吧~

認真的男人最美麗嘛XDDD

雖然兩人的關係最初是建立在H上
而且H場面很多很多(←XDD)
(↑這2項是BL H Game的公式吧~)
但至少不會給人一種感情完全是"做出來"的感覺

克哉本質就是個相當有魅力和潛力的人啊!!!
只不過畏縮的個性掩蓋了他應有的光芒
被壓抑的能力慢慢展現出來以後就變得光芒四射啦~
從連御堂這種挑剔龜毛的男人都承認克哉的能力這一點看來,不難理解



御堂大萌啊啊啊~~~(爆走)

居然有ツンデレ到這種萌度的32歲男人,真是不可思議
這跟片桐課長的少女心有異曲同工之妙啊=ˇ=++

萌到犯規啊!!!(←被打)

我已經很久沒有被一個人迷到這種想要尖叫的程度了(噗)
可以說,我是為了御堂才陷入鬼畜眼鏡的無限迴圈裡也不為過!
(↑很自豪的說)
(噗)


話又說回來
克哉是所有被撲倒的角色中、最色氣滿點的一位

可愛い、色っぽい、エロい

↑這些形容詞完全就是用來形容普通克哉的啊!!!(炸)
那種表情跟聲音是犯規啊!!!(指)
豔麗
尤其是聲音...
天啊~受、受不了......(大羞)
每次聽都會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你你你...(抖著手指著普通克哉)一定要叫的那麼淒厲嗎?!!

這會挑起我的嗜虐心的你知不知道!!!(←義正嚴詞)(誤很大)

就某種意義來說,普通克哉是最強的XD





Bad End則是有兩個:

1.輪姦End (Ending18)
  克哉因為被御堂玩弄在電話中叫出聲來被本多聽到
  後來又被突然闖進來的大隈專務撞見
  無地自處的他最後被Mr.R帶走墮入快樂深淵...



  本多察覺到不對勁就去找克哉
  卻看到這副景象
  而在Mr.R催眠的話語之下
  也忍不住衝動的抱了克哉...




2.空白的存在 (Ending19)
  如果選擇在下雨的時候不等御堂就回家的話
  最後會遇到Mr.R
  他告訴克哉這種半調子的人生是最要不得的
  而且是一種懲罰──空白無趣的人生
  這就是克哉的寫照
  因為這時他收到御堂給他的轉職書
  看著上面的電話號碼
  克哉鼓起了勇氣打電話給他
  卻是聽到答錄的聲音......

 

手機號碼吉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